博宝艺术家 >资讯列表 > 陈华个人官网
销售作品
欣赏作品
浏览
46189
分享
612
粉丝
1146
+关注
更多

陈华:胸中富丘壑腕底有鬼神

时间|2008-03-24 19:01:54

来源|艺术家

作者|陈华

192

收藏

博宝文化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今日人文昌明,潍上书画,蔚为鸿业,扬前代之风流,创佳妙于方来。欣见翰墨丹青,高手如林,而能承传山水画业者,亦多得其人矣。可称数者,当代山水画家陈华先生,其祖籍潍上,世居城中,且一门清行,以诗书传家,父祖辈多有艺术修养和鉴赏收藏之雅好。陈华先生以其得天独厚艺术传承之基础,师法乡贤先哲,开拓创新,不仅是“潍县画派”的传承者,而且成为当今潍上山水画坛之一面旗帜。

      陈华先生广受乡风包孕,故自髫龄即结缘于丹青翰墨,扎根艺术沃土,广师明教,立雪程门,传经马帐,兼得各家成法曼妙,而自成面目。古今大凡有成就者,其必有不同于常人之经历,如陈华先生,其出身潍上艺术世家,长期从事艺术创作,及至中年得供职于博物馆。不但因工作之便得睹潍上庋藏历代书画名家之鸿篇佳作,传移模写,了然于胸中;并且藉以广交天下书画大家,与之切磋研磨,相得益彰。陈华先生对艺术的追求,可谓如醉似痴,数十年如一日,不计寒暑,不舍昼夜,无论是面对困窘,还是工作生活得以改善的环境下,总是初衷未改,勤奋砥砺。艺术的根本来源于现实,古人讲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宗旨则在于突出理论与实践的契合。关于此种境界与要求,不惟对于治传统学问,对于从事山水画艺术创作而言则尤为重要。陈华先生遵循传统的法度要求,少年坚持野外写生,壮年则得游历天下名山大川,江河湖海,逐流溯源,千古名胜,拈来画笔。并且注重各地风光景物的四时变化,以不同节令而参访游观,自能得其万般灵妙。

      郭熙、郭思《林泉高致》称:“直以太平盛世,君亲之心两隆……,然则林泉之志,烟霞之侣,梦寐在焉,耳目断绝。今得妙手郁然出之,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猿声鸟啼,依约在耳,山光水色  滉漾夺目,此岂不快人意实获我心哉,此世之所以贵夫画山水之本意也”。陈华先生得山水画法之精蕴,参以古今名家,传写过目山水湖光,故其画作布局之“经营位置”、“应物象形”,自能盈缩收放,匠心独运:或青山满目,一纸烟树,笔墨畅酣淋漓;或是远山近水,帆影隐约,留出无尽的空间,给人以充分艺术想向和审美思维驰骋之境地。古时画作多用藏款,至元代因名家往往是书画兼善,故得一改以往藏款或题写俱少的传统,而于画面适当位置书以大段的诗词跋文,使书与画有机的融为一体,大收相得益彰之妙。陈华先生之题跋,多是以简驭繁,选择画面适宜空间,缀联成语或自出机杼,振笔写来,或纵或横,或整饬谨严,或散漫飘逸,参差高下。如此题跋,对整个画面极易起到画龙点睛之致,给人以清心典雅之感。

      谢赫讲绘画六法,其中强调“骨法用笔”,此即今日所谓线的表现艺术。画人物讲究铁线白描,工者莫过于李龙眠、吴道子;而山水画法中线条的艺术表现形式,其要求较之人物似是更难,其不但有轮廓勾勒,浓淡肥瘦,而且还讲求明暗阴阳与生熟涩顿。如随山势的起伏错落,需线条腾空飞跃,上则抵天遏云,下则跌落入水,这种大起大落中线条的变化需要气势与胸襟,更要求艺术家有极深厚的笔法功力。是所谓一线即出,势重千钧;众毫运墨,衡轻如云。如写联绵无尽的低山烟树,其需线条沿横向拓展,看似平淡,其实内中多有起伏转折,如此线条最忌圆滑,而峥嵘岧嶢之山则忌轻飘。观陈华先生于骨法用笔,有其独到之处,其所作嶙峋峭拔、群峰崔嵬之山,笔下勒线饶有宋人马远的韵致;而于绵延无尽之丘山,挥毫落墨则极似李营丘之宗法。古人讲究的若干皴法,其运用则在于综合与变化,即交替使用,相映生辉。还讲求浓淡干湿、沉雄老辣与清新典雅,如何用至化境,则在于艺术家的综合修养,其不惟笔墨一事。作画容易,成画家难,而画家自成面目,独创出自己的笔墨语言,或谓之独特的艺术个性则就更为艰难。而陈华先生所追求的则正在于逐渐培养创造出具有个性的艺术表现形式。

      六法中的“随类赋彩”,其讲求色彩的对比。而色彩对线条而言,其应该是服从于线条、突出线条的张力,同时又要由线而扩展到面,两者是对立的统一。只有把两者的关系处理好,才能达到传神,即传统所谓的“气韵生动”。松雪、竹雨、云烟、水波,其需要更多面的形式来表现,同时面又是由明显或暗藏的线来约束其漫延所至的。陈华先生有极强的色彩感触,读其画作既不是满纸敷彩的青绿,亦非素墨点染,而是以有限色元素协调面与线的关系,达到一种典雅逸致的完美境界。《历代名画记》称:“草木敷荣,不待丹绿之采;云雪飘扬,不待铅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是运墨五色俱,谓之得意”。而陈华先生之白雪冰梅、烟云水瀑,正所谓“不待铅粉而白”者。同时,在惜墨色如金贵中,又偶尔用大泼墨的手法,以饱和的色块冲击,与那种淡墨逸趣形成强烈的对比,以生震憾人心之艺术魅力。由线与面的契洽结合,其所表现出的已不再是平面,而是幽远无限的山水空间。

      古人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工”,诚如开篇所言绘画艺术一门亦是涵蕴万象、网罗大千的。无论画种、画法、门派与宗师法家,其间自有天壤之别。但从艺术根源而言,其中彼此亦大有可相通处。陈华先生专工山水,此正其平生追求之功业。然其涉猎亦广,山水之外,而于花卉鱼翎寄趣良多。以花卉画法,传统之技往往表现一种平面浅近的形式。陈华先生的优势,则在于以山水为范围,或山阿岩丛、花木扶苏;或满目春晖,远则衬以山水烟树。如此而来,其所作以主题论当归花卉,然以技法称则堪当山水花卉之合璧矣。

      陈华先生不仅画路宽阔,而且谋篇布局极具气势,所作巨幅横过十数米,纵则近两米。凡此鸿篇巨制如不具备深厚的艺术造诣和充沛的艺术创造力是很难以奏效的。观其巨制群峰峥嵘,直入云霄,松柏蓊郁,绵延天外。近见飞瀑出岩壁而直下深潭,远望峰岫隐流云则旷视无涯。青黛赭朱,翠微烟霞,满篇盈溢,神韵飞动。古人论画,格调高古者,谓之有“烟霞之气”,而此“烟霞”之谓,即俗间所谓神仙气象。读此画作,仿佛置身世外,离梦超尘,使人心灵净化,渐入“无我”之境。

      陈华先生所作《青松卧雪》,深得佛家所谓“圆融”之致,但见漫天灰幕,雪落峡谷,天边群山如驰腊象,近处兀岩圆通似鼓,崖上青松冠盖涧壑,冠盖之上积雪盈尺。由此呈现一种静谧之态,风停云止,悄无声息。又似一位老僧,避尘埃入深山,月泄如银,面壁静参,修得心如止水,万籁俱寂,直达无上“圆融”之化境。

      与此突出一个“静”字而意蕴“圆融”之作相对者,则是如椽巨笔纵情而泼洒出的《林泉虬松度风雨》,所展现风雨雷电之天地大动。但见江渚绝壁,水漫过半,壁上松枝随狂风而身倾,岩边青草被洪流则偃卧,雷光电闪,风雨如晦,天地间一片风雷雨暴之声,触目皆是狂涛万状、岩壁欲崩、崔嵬即倒之大象。孙机先生称明冯起震所作风竹,“似乎每一片叶都因受到不同强度之气流的吹拂而摇晃抖动,仿佛听到从清泠、萧骚到    之不同的颤音”。而读陈华先生之风雷虬松,则不惟雷电江涛,而且,似乎还听到松干枝叶因风雨雷电而发出如龙吟虎啸之声。

      陈华先生用墨,得其水、力与速度之众妙,取其润者自能畅酣淋漓,或浸润如玉肌冰莹。得乎焦者,则是浓墨枯笔、雄风挥落,自有刀斧皴法之致。一幅之中焦、润相映,硬者如铁石,而润则似水绵,经由距离参差之比,故济生出无限夸张之美感。

     陈华先生近将历年佳制,酌为选撷,编入画集者百数十幅,均乃精心之作,以为嘉惠艺林,今付梓在即,嘱余为文以序之。笔者专治考古与古文字之学,考古之余,亦有丹青之好,且得清赏古今名篇,深以为荣幸。又,近数年适从事文化部重点课题《潍坊文化三百年》之研究,故藉此溯源梳流,以探求潍上今日文化艺术繁盛之由来,兼对“潍县画派”酌予论列,以求博雅郢政。而陈华先生之佳作,堪当潍上千百年书画艺术联绵传延、积淀发展和创新自树之典型,诚乃“潍县画派”之翘楚(注:本文选自《陈华画集序》,标题为编者所加)。

                                         (作者系山东省文物专家委员会委员、潍坊市博物馆研究员)

返回顶部